抖森家的小海豹

【虫铁】Niente come te(PWP)

粉胡子:

旧文重发。



彼得现在一团糟。


头发窝在脑袋上像毛茸茸蛛网在捉迷藏,弯下腰,听见胸口唱着潮湿的AC/DC,薯片呼啦啦,史塔克先生在脑细胞里玻璃弹珠一样闯进来又溜出去。彼得浑身出汗,他很糟糕,比晚餐坏掉的那只鱼罐头还糟糕。


向左倾斜视线,首先看到酒红色,条状底纹为它增添柔软感。酒红色也很乱,皱巴巴的,像一句闷热的诗,或者史塔克先生的形状——鉴于它作为西装外套半小时前刚被彼得的暗恋对象脱下。彼得暗恋史塔克先生,COOL,这件事彼得的外套知道,死星模型知道,三明治和酸黄瓜也不例外,唯独史塔克先生本人对此一无所知——但史塔克先生的西装外套可能会察觉这个,彼得是说,如果自己持续亢奋并且无法自制地朝它伸出手的话。


青春期,懒散荷尔蒙,性别分化:它们可以对现状作出合理解释。彼得.帕克,十五岁,在今晚(具体到十分钟前)完成了性别分化;他是个小Alpha,多完美。这个单词意味着今夜属于狂欢,也许伴随小提琴般的胴体、结合,呻吟把夜晚拉长又缩短。还有很多很多吻包围彼得。


但彼得不想要这个。年轻,一往无前,这些词语很美好,他的确喜欢它们。这样的肉体也很好,像月亮,像纽约轰隆隆的八月。只是史塔克先生——只是彼得想要的仅仅是史塔先生——是个Omega,彼得知道。与此同时,彼得还知道史塔克先生不想要他,至少不想要现在的他。


“你还太小,睡衣男孩。”彼得猜测史塔克先生会这样回应他,或者“这只是青春期带来的萌动。过几年,或者几个月,你就会知道自己错得离谱,而我绝非好的选择。”


噢。彼得想。史塔克先生,他在心里叫,史塔克先生,又叫了一遍。我只想要史塔克先生。单词在嘴里咕噜咕噜摇晃,像喉咙里住着菠萝汽水。彼得感觉自己正在膨胀,滑稽的氢气球,坐立都不安,从头红到脚趾,在床上滚过来又滚过去。


文档


评论

热度(2428)

  1. 37.2℃粉胡子 转载了此文字
    lof什么能改回去啊啊啊啊啊,这样找文好麻烦(ಥ_ಥ)